• 嘿,欢迎光临钦州市坭兴陶行业协会官方网站
  • 主办单位:钦州市坭兴陶行业协会     协办单位:北部湾职业技术学校
坭陶品鉴
大自然的恩赐:天生好坭做坭陶
  • 所属栏目:工艺技术
  • 来源:钦州发布
  • 作者:春晓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8-14
  • 阅读:106

天赐好坭,让钦州人来做好陶。

只有钦州这方水土,才能出卓尔不俗的坭兴陶,才能涵养出独特的钦州陶艺。

选泥、炼泥、拉坯、修坯、雕刻、烧制、打磨……一道道繁琐的工序,注定了坭兴陶是一种注重手工表现以及素养、意趣和个性的渗透与张扬的艺术品。它需要耗费的,不惟体力,更有时间、心力和精神。

一件坭兴陶器得以面世相当不易。

当上天赐予的独特陶土,在为其呕心沥血的陶艺人手中一步步地脱胎换骨,呈现在人们眼前,是材质与工艺完美结合的结晶,是大自然之神奇与人类的性灵合一的杰作。

曾有读懂了坭兴陶,也读懂了坭兴陶艺人的人,在泥坯上留下一首诗:

生命中

糅合你和我

一同涅槃啊

相约于圣火

陶是我们再生的歌

古安州城边,澄澈甜美的醴江(即现钦江)静静地绕城而过,在茂林修竹掩映中蜿蜒入海。


或许是大自然对秀美钦州的特别眷顾,钦江两岸丘陵蕴藏的优质紫泥,是此地独有,他处所无的。它质地细腻,光润结实,可塑性绝佳,使得制陶人施展起那些高超的手法和精湛的技艺而得心应手,酣畅淋漓,忘情处,也不知是人解泥情,还是泥懂人意了。

用这种紫泥制陶,不必依靠任何釉彩,烧制后只需细心打磨,便会呈现出迷人的色泽。铁青、古铜、紫红、金黄、墨绿、栗色……古色古香,幽美神秘。其光典雅,不过于张扬,也不失之黯哑,在恰到好处的柔媚里含蓄着水的灵动、缎的华美。这样的色泽效果,又赋予坭兴陶器奇异而高贵的气质——看去冷峻如金石,又温婉如珠玉。再轻轻叩击,音韵铿锵悠扬,说不尽的奇妙幽远,清脆悦耳的音质是坭兴陶器坚实致密的质地所致。


大陶器家族中,如此天生美质唯坭兴拥有,它是陶中贵族。


钦江沿岸紫泥赋予了坭兴陶外美,也赋予了其内秀。坭兴陶土中富含有益人体的钙、铁、锌、锶等多种矿物成分。成品坭兴陶器独具透气的双重气孔结构,因而器皿内氧分子充足,有利于食物长久储存。茶叶置于茶罐内数年无霉变,茶具泡茶,溢香芳醇,茶水隔夜而色味不变,偶或茶叶用完,将热水注入器内,仍可富含茶香。花瓶养花,经久不凋。茶具耐久更能蕴蓄茶气,积聚茶精。20世纪初,钦州“章财记”老板章国梁,用一对八寸高的花瓶插桃花,花谢后结出指头大的桃子两个。“联发绸缎行”老板见了,视为至宝。出大价钱连瓶带桃买了下来。家住中山路的广东省省立十二中学(现为钦州一中)的罗绶章先生,刚以坭兴瓶插本地酸梅花,花谢挂果,罗先生惊喜之余,为刚出生的女儿取名“梅洁”。


美丽的钦州水土涵养了品质不俗的坭兴陶器,坭兴陶器复以泥土的纯朴本质,厚道地体贴着钦州人的日常生活。钦州人与钦州陶共同优雅地演绎着古城故事,并且一代代地把这些令后人长久怀想的美妙故事流传下来。


尽管各种材质迥异、款式时常的日用品早已进入人们的生活,但老一辈的钦州人仍恋恋不舍坭兴陶器,于茶米汤水的调理和花草盆栽的侍弄当中,不经意地传承了这一脉古风雅韵。


坭兴陶工艺

之  炼  坭



可以说,坭兴陶是有生命的,它的制作过程,融入了太多的辛劳,也融入了太多精、气、神。有汗水与心血倾注期间,自然飞扬着灵性与神韵。

坭兴陶器造型之前,先得选泥、练泥、配泥,这是坭兴陶的生命序曲。

制作坭兴陶,必须选取深藏于山腹底层、天然纯净的紫红泥。


泥料采回后,传统做法是放进大缸或大池子中,加水浸泡,使泥料充分吸水绵软。然后投进大石块或木棍搅拌,或人力踩踏,或在大池子中以牛踩踏,充分搅和,待形成黏稠细软的泥浆后,进行沉淀,泥质相对粗重的一部分沉在底层,浮在上面的是一层十分细腻润滑的浆液。


接下来取上层浆液装进编织细密的麻袋,扎紧,压上石块,撤出水分和气泡,前后历时十天半月,方可炼出软熟细腻的好坯料。如今,机械制炼取代了原始的瓦缸淘舀法,先用球磨机粉碎生泥,再用压滤机压滤过多水分,最后用练泥机使泥料真空致密,水分均匀。现代化的操作解放了人力,但一脉相承的是选泥、练泥的严格标准。


制作坭兴陶还十分讲究配泥。紫泥虽然同出一方水土,但钦州两岸泥性有异,东岸之泥偏软,西岸之泥偏硬。陶艺人取法自然,根据“无骨则不立,无肉则不丰”之理取东岸软泥与西岸硬泥,按“软四硬六”调配,使骨肉得以相互支撑。如此调配的泥料制作出来的坭兴陶,器型大小不拘:高大者可及数尺,挺拔峻朗,细小者不盈一寸,小巧玲珑;品相则厚薄有度,刚柔并济,骨肉匀亭。


选泥、练泥、配泥,在坭兴陶成型之前,泥的经历已为其奏响耐人寻味的生命序曲。


多少代了,钦州的坭兴陶艺始终遵循这些近乎苛刻的要求,精选好泥,精细练泥,科学配泥。陶艺人说,唯有这样,才能保证坭兴陶的高贵品质;否则,就不是坭兴陶了。对优良传统的坚守,正是坭兴陶艺这种具有浓郁地方色彩的民间工艺的灵魂所在。

坭兴陶工艺

之  拉  坯



如果说选泥、练泥和配泥,是坭兴陶的生命序曲;那么拉坯、修坯则是紫泥在艺人充满灵性的造型过程中,获取陶的艺术生命的第一步骤。泥陶无言,但美却是看得见、悟得到的。有了美的形态,便有了美的感动与流传,有了陶的生命。


拉坯是坭兴陶制作中极见功夫的一个环节。它需要世代相传的诀窍,更需要陶艺人常年沉浸其中的悟性。拉坯之前,好的坯工能够准确估计需要用多少泥料。泥料少了,拉出的坯子过薄,多则过厚,过厚或过薄都不符合规格。拉的过程,更要留心各部位均匀、完整、平正,更要注意整体样式。束颈、膨腹、收口都极为讲究操作技术,技术欠精,就会出现裂痕、高低不平等缺陷;拉坯技术不好,拉两个同样款式的坯品,往往也不能一致。


看熟练的陶艺人拉坯是一种享受。随着简陋坯车流畅的旋转,紫红色的泥团渐渐在拉坯艺人极有分寸的拿捏中,把一种关于美的想象立体化地展现出来。制陶人仿佛只是漫不经心的随意挥洒,造型准确、优美的陶坯已然一气呵成。这是一种类似于庖丁解牛的境界,其中有对泥性的准确了解,更有娴熟得不用诠释、只靠意会的技巧。


造型要准,必须眼到、手到、意到。然而,这眼、手、意与泥料、器型之间行云流水、天衣无缝的协调,却是苦修出来的造诣。


一流的拉坯艺人堪称出色的造型大师,所具备的,不只是人们所看到的手上功夫,还有看不到的其他东西。这就是对于美的丰富想象、敏锐的领悟、准确的把握以及极强的表现能力。


修坯是对已经拉好晾干的泥坯再作加工,使泥坯最后定形。哪一部分泥多余,把它削去,哪一部分有凹凸的弄个端圆平整,有气泡的刺穿修平,含沙粒的剔除、填补,并将嘴、耳安上。好的修坯工是兼能出坯样的。

老练的坯工塑型传神。可以说,坭兴陶的型之美,是在拉坯、修坯艺人的手中成长的。


坭兴陶工艺

之  雕  刻



坭兴陶器独特而高贵的品质,首先在于它无需依靠任何人工颜料,可以自然呈现出动人的色彩和光泽。这是天赋美质。所以,对坭兴陶器的装饰,崇尚的是在不掩盖其本色之美的前提下,赋予其情趣之美、意蕴之美。于是,雕刻便成为坭兴陶的传统装饰工艺。

钦州的紫泥软硬得当,为各种雕、刻、剔技法的运用提供了优异的品质。紫泥质地细腻,结实润滑,可塑性好,制成陶坯坚而不脆,硬而不散,柔而不软,韧而不粘,可容工艺师在陶坯上运刀如笔,毫无阻滞,具有其他陶器难以比拟的雕刻条件。


坭兴陶常用的雕刻手法有浅浮雕和线刻,纯粹凭技工在坯体上直接刻出精美的装饰效果。若是雕刻老手,只需在泥坯上暗地比划一下,就能运用雕刀亦画亦雕,亦雕亦画。

工艺师们能够在大型坭兴陶器上雕刻出丰富复杂的文史典故,三国、水浒、红楼、西游……都曾成为大型陶刻的题材。大器型衬以大场面,雍容华美。尽管人物众多,场景壮阔,雕工却极尽精细,刻人物,神情动作惟妙惟肖,衣褶发丝纤毫毕现;刻山水,峰峦溪涧高低错落,远近有致。小陶器上则寥寥数笔,勾勒数竿疏竹,一丛幽兰,简单里有韵致,空灵中见隽永。坭兴陶器上也可以刻字,长文千字,字字端庄大方,风清骨俊;短诗两行,铁划银钩,飘逸不羁。刻刀起落间,但见诗风画韵为朴实的陶坯平添许多风雅。

王兆儒作品《钟鼓和乐瓶》


工艺师们在雕刻的同时,会考虑器物与装饰图案之间的色彩效果。坭兴陶因陶土含铁量高低不同而色泽有朱、紫、白等色,为了强调色彩对比,突出雕刻效果,可以在剔出的图案上填入白、赭等色泥抹平。通常白色器物用赭色泥绘饰图纹,朱紫色器用白泥绘饰图纹,视觉效果典雅清新。

当一件雕刻精美、意味尽出的陶坯停刀,它已不仅是陶坯,而是雕刻者的一段性情、一份意趣、一种格调。在坭兴陶器上雕刻固然需要技法,但境界往往出自一定的涵养与禅心。胸中有丘壑,刀下涌风雷;心底有挚爱,刀下见深情。如果观赏者在陶器器型与雕饰的和谐美中寻找到感动,那是因为,雕刻者早已将自己的灵悟,一刀刀镌刻在陶坯之上。坭兴陶的神韵之美,是在雕刻艺人的刻刀下活跃起来的。


坭兴陶工艺

之  烧  制



一件陶坯,已在陶艺人的手中得型之美、神之美,但未经烈火煅烧,只是泥质、泥相,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陶。


“试玉需烧三日满”,烧陶时日更长,且很讲究。传统工艺中,泥坯须在熊熊烈火的龙窑中考验七天,才可脱胎换骨,完成由泥到陶的涅槃。在现代窑炉未发明之前,坭兴进窑煅烧都要置放于大瓦缸之中,上覆缸盖,使它只是间接受火,不能直接暴露让烈焰烤噬,否则即使不爆裂,也会变形或者粘上别的泥土,粗麻恶劣,毫无品相。




在烧制的过程中,有一种神秘奇异的美丽,深藏在坭兴陶坯特异的泥质里。陶坯在七天的烈焰包围中,逢上合适的火候,才有那难得一见的奇美,这就是堪称“中国一绝”的坭兴陶窑变。当然别的陶器也有窑变,但只是表面釉色的变化,坭兴陶则是胎体发生的窑变,所以坭兴陶窑变幻莫测、色彩斑斓、形态万千。

王兆儒 王茁作品《虚怀若竹》


王兆儒 王茁作品《虚怀若竹》


用来制作坭兴陶的紫泥,含有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。在1200℃高温的窑炉内,富含矿物质成分的陶坯遇着合适的氧化还原环境,便会发生性质的改变和颜色的变化。坭兴陶器无需添加任何釉彩,也可自然形成各种得之偶然的色彩、图案和纹理,一经打磨去璞,器表上便出现意想不到的效果:古铜、墨绿、天蓝、金黄、栗色、虎纹、天斑……变幻莫测,不可捉摸。这些色彩人工无法调配,古朴幽雅得超尘脱俗,由这些色块洇出的意态人工无法描摹,呈现出扑朔迷离的美,仿佛有人撷取了春暖、夏绿、秋红、冬寒赋予坭陶,交给烈火,才练就了如此深邃幽远难以言表的奇美。

王兆儒作品《长寿和谐瓶》


许多窑变使坭兴陶成品充满了奥妙与玄机,那些飘忽不定的色彩在器表幻化出的意象,常引人产生无穷遐想:或如落霞孤鹜,天水苍茫;或如长风掠空,波诡去谲;或如远山隐约,烟树朦胧;或似佳人临风,衣袂飘飘……亦真亦假,亦梦亦幻。神奇的造化之手,在坭兴陶上挥洒出妙不可言的彩墨写意画。

窑变是火神绘抹的色彩,是火与泥结合的极致,可遇而不可求。关于坭兴陶窑变,行内有这样一句话:火中求宝,难得一件,一件在手,绝无雷同。当大师名匠将自己的倾情之作送进烈焰熊熊的窑炉,他们心中同时热烈地燃起的,便是关于奇美窑变的虔诚期待。当然,在坭兴陶艺的传承中,不乏“认火”的好烧工以及他们烧出适合火候、令人满意的作品。

王兆儒作品《三友延年》


王兆儒作品《三友延年》

在千百年的坭兴陶艺传承中,妙不可言的窑变是一代代陶艺人永恒守望的梦想。正是这些深爱着坭兴陶艺的人们,默默守护着传统坭兴陶工艺的奇葩,深情地呵护出了一件件天人合一的杰作。


坭兴陶工艺

之  打  磨



中国绝大多数陶瓷依靠釉料,使陶器表面呈现出光洁润滑的效果。与其他陶器不同,坭兴陶采用的是无釉抛光工艺,经过人工细细打磨后,显露出来的是最本色,亦最奇幻的天然之美。

坭兴陶刚从高温窑炉里出来的时候,比较粗涩,一身泥色火气,浑如璞玉,光华未现。

按传统工艺的作法,制陶艺人将烧制好的陶器置于水中,以粗石打磨表面,也可先安置好粗石,再把陶器置于石上打磨,器物表面全部打磨过一遍后,再用幼石(一种取自河海冲积地带,表面光滑细腻的石头),精心打磨陶器表面。在石与陶的持久摩擦中,陶会愈磨俞光洁,俞磨俞润滑,也渐渐隐去泥土之色,褪尽烟火之气,呈现出古色古香、雍容华贵的观感与柔和温润、如珠似玉的质感,令人从视觉、触觉到思想,都不由惊异它的脱胎换骨。这一过程就像笨拙的蛹历经漫长的孕育和等待,终于蝉蜕蝶化,在阳光下亮出了炫目动人的双翅,执着而痴迷的工艺师们,会在打磨过程中用心地体验着坭兴陶慢慢显露出来的效果,收获着点点滴滴惊喜与感动。绝美的色泽光影让他们觉得,所有的付出和等待都是有价值的。


20世纪60年代,是钦州坭兴陶生产的繁荣时期。当时,城里的许多人家都从坭兴工艺厂领回烧制好的陶器,在家里打磨,计件领酬。花瓶、茶壶、茶杯等小器物,一整天也就只能磨上一件半件。


昔日钦州,不说岁月黯淡,生活黯淡,只说那段“满街磨坭兴”的情景——小巷弯弯,院落安静,屋阶清凉,家家户户水盆、陶器、粗石与柔石,细细打磨着一种古朴妍媚的美丽——这也是一种耐人寻味的古城风情。

潘华清


内容综合:钦州发布

图片来源:网络

整理编辑:春晓